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冰冷人生
冰冷人生韩晓云高家杰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冰冷人生兰州大学学生

主角:韩晓云高家杰
经典小说《冰冷人生》由兰州大学学生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晓云高家杰,书中主要讲述了:每个活着的人,都对死亡都缺乏了解,而试图去理解,去接受,这是生命的功课,很难,但必需。人生很长,要面对的事情也很多,我希望自己真实地面对人生,真诚地对待创作,我希望我写一个人一件事,能让大家看到内里的真。真实的东西有破败,有伤口,有坎坷,有纠结,但也会有希望,有挣扎,有向前和向上的力量,有笨拙的修复和默默的忍耐,有坚持的态度,和被摧毁过但又重新站起来的决心。每个人都活得很辛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迷茫和痛楚,但每个人也都没有就此屈服,跌跌撞撞,遍体鳞伤,总还是要去努力活着。活下去,是我们最大的勇敢。死亡面前,谁能说自己是真正的强者。天地如逆旅,人生如过客,来去匆匆,谁又能真正活得尽如心意,毫无遗憾?接受,面对,让自己去尽量理解这些,虽然很难,但我们不能不去做。活着,是应该有一些温暖,有一些期望的。我会继续写下去,下一本书《宅女与凶宅》会尽量开始连载,陪着你过春夏,也希望能陪着你过秋冬。...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9-12-30 11:52:07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这晚上高家二老留韩晓云在家里住,高妈妈买了菜,做了一桌素席,高家杰说过他妈妈做菜好吃,果然有色有香,但没人能吃出味道。卓上放了个空碗,上面搁一双筷子。

小杰最爱吃芹菜。高妈妈念叨了一句。但韩晓云心说:不,他讨厌吃芹菜,是他哥哥喜欢吃芹菜所以你总是做芹菜给他吃,他为了不让你伤心才吃的,后来他离开家,一口芹菜都没再吃过。

高爸爸没动筷子。他摸着烟盒,忍着烟瘾,到底没在饭桌上抽烟,卧室靠窗的墙已经被他熏黑了一块,然而,谁有心情计较这些。

韩晓云勉强咽下去半碗饭就不吃了,高妈妈还给她夹菜,眼神里带着疏远的慈爱,那慈爱不是给她的,而是越过了想象,落在了可能存在的孙子孙女身上。

你们能在一起可有多好,早点生早点让我过来看孩子,我那时一个人带他们兄弟俩,全家人袜子都洗得白白的,走出去衣是衣帽是帽,从来没让人挑出过不是。我还想小杰一定得生两个,最好也都是男孩子,他得把他哥哥那份儿带出来,也算他哥哥有个后代对不,要是……要是能有两个孩子……唉,那时我也不管你了,你死了就死了吧,我省心了!

她的眼泪一滴滴地掉在桌子上,聚集起来,成了小小湖泊。韩晓云不奇怪人为什么能流那么多眼泪,这几天她醒来时,枕头湿了一半。

要把哥哥那份儿带出来,在妈妈嘴里说得那么自然,熟极而流,可在韩晓云听来却十分刺耳,这种难受的程度,大约跟她小时候听惯了的“弟弟还小,你是姐姐,你让着他”是一样的。天晓得,韩晓龙吃得比她多,长得比她高比她重,经常把她一推一个大跟头,龙凤胎前后只差五分钟,凭什么她就比他大了,必须得让着他了?

然而,父母有一套自己认为天经地义的逻辑,从小给你反复洗脑,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活在这套逻辑里,不接受就是反骨,就是不听话,就是坏,就是大逆不道。韩晓云承认自己就是大逆不道之前,也曾努力做过乖小孩和二十四孝姐姐,但很快就发现这什么用都没有,只会换来更苛刻的要求,因为“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你大,你就应该做好榜样”“你是姐姐你不管着他点?”

等韩晓云考上全市最好的公立高中后,私立高中也给她发来录取通知书,她毫不犹豫就去了私立高中,那里可以住校,成绩好还给奖学金。

她早就对独立渴盼已久,一旦困鸟出笼,再也不会回头。什么爹妈爷奶无微不至的照料,都留给韩晓龙吧,本来也只是这些都归他独吞,不要了剩点渣,才轮到她小心翼翼地捧着,到此为止,韩晓云再也不想当谁的姐,谁的女儿,她只想做自己。

也就是那三年,她跟开冥器铺的姑婆真正熟络起来。除了像小时候一样陪她折金银元宝,扎红绿纸花,还学着她画那些花样,那是要贴在寿材两头的,辟邪。周末晚上姑婆会带着她包素馅饺子,里面是青菜,粉丝,木耳,豆腐,调些胡椒麻油,煮出来也是香气喷鼻,不比荤菜差。

姑婆常年吃素,但为了给她长身体加营养,每周都买鸡腿,牛奶,鸡腿用香菇红烧,两条都是她的。韩晓云能长到167,姑婆的给她补的营养确实见效。

你是女孩子,更要当心,将来远走高飞,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姑婆当初也上过学,却因为定亲不得不退学嫁人了,那年代是常见的事,但对于她是永远的遗憾。姑婆受了许多苦,却学会了糊纸活,画棺材头。人难免一死,谁家死了人总得要发送,办白事,老百姓总想要烧些元宝,烧个牛马小人给父母去阴间当差。

就凭这手艺,姑婆在艰难年月里养活了一家子人,时常还能贴补娘家,韩家后来单位集资买房子,还从姑婆那里借了一笔钱,好些年才慢慢还清。

今生行善,来世积德。姑婆穿一件蓝布大褂,干干净净,说起发送逝者的讲究,语调缓慢,出口成章,不由人不信服。她开的小小冥器铺是那一条街的主心骨,谁家要有什么矛盾吵闹,要有人请了她去,她慢慢走过去,接一杯茶喝,跟这些人说说以前他们家老辈人的好德行,做过的好事,每每让人泪落,回心转意,天大的事也不吵了。

姑婆,如果你还在,你能告诉我怎么办吗?韩晓云在心里念着她,可是姑婆不会再知道了,死对姑婆来说,也许是场再好不过的解脱,她死时唇边含笑,衣服穿得三层新,都是自己多年积攒的好料子,一丝不苟。韩晓云当时腿软得都站不起来,爬在地上痛哭了一场,咬咬牙,一个人穿好全套重孝,烧水沏茶,点了香烛,等韩家父母领着弟弟也来哭时,都是中午了。一家人面面相觑,浑如外人。四周邻居来悼念,都跟韩晓云说话,父母也赫然发现,女儿竟长成了大人,接人待物的风范,明显跟姑婆是一路的。

你还能接她的班,将来就吃这碗死人饭么?母亲的话还是那么扎心,她从来都不会考虑女儿什么感受,因为她认为大人说话,小孩就不应该有什么感受,说你听着就完了。

我快毕业了,会在北京找工作。韩晓云语声平淡,像说得都是不相干人的事,而非自己的前程。

也好,这店面租出去,也值些钱。晓龙现在花钱多了,将来还要娶媳妇……如果不是韩晓云打断,妈妈能一直这么自顾自地说下去。

这店隔壁马伯伯说了他要顶下来做,每年交钱给我的。妈妈,我上高中,上大学都没有用家里的钱,这店姑婆有遗嘱,她说了是给我的,我一个人在北京,也要吃也要用。韩晓云没想到,这么难以启齿的话,自己居然说得很流畅。

你胡说些什么?韩爸爸生气了:什么叫是给你的?要论亲戚我不比你近?这是我姐姐的店,说是给你,那也是冲着我,懂吗?你就知道自己要吃要用,自己要在北京混,你想过家人没有?做人别那么自私!你就是高中出去住宿舍,学坏了!这家里的事轮不到你做主。

韩晓云知道说不通了,她站了起来:爸爸,外面就是派出所,姑婆的遗嘱是社区和派出所的人一起交给我的,还拍了照做证据,他们也怕有遗产纠纷。你要是有意见,你们找警察说,我不管。但这家店是我的,姑婆交给我了,我就得经营下去。

小说《冰冷人生》 逃离北京 3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

亿信彩票网址多少 小米彩票网 小米彩票主页 幸运时时彩官网 500彩票网 北京赛车pk10玩法 北京pk10 贵州快3 河北11选5走势图 一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