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江都月尽浮世歌

更新时间:2019-09-04 11:37:11

江都月尽浮世歌 连载中

江都月尽浮世歌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白茉分类:仙侠主角:杨暮聂银烛

主角叫杨暮聂银烛的小说叫《江都月尽浮世歌》,它的作者是白茉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聂银烛从没想过,八百年前吹散的一捧萤火竟然是转世神君的精魂,也不曾料到兜兜转转走下了一个又一个百年后,身边那个人却是故人的容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兵士中一阵骚动,聂银烛睁眼时,聂羽的伤口中金光乍起,直冲天际。下一秒,除聂银烛之外的所有凡人通通被定身,甚至落叶,甚至飞鸟,甚至人间的每一方草木每一个生灵都静止在原地。

苍穹彩云缭绕,三清天尊在众仙拥簇中自九重天而来,这其中唯有司命星君秦艽不是坦然自在的神色。

孟章神君的第一块精魂碎片悬浮在半空中,如同萤火一般,微小透亮。玉清元始天尊一走近,它便徐徐落在了天尊的手掌中。

天尊若没有环绕周身的仙辉便如同人间慈眉善目的白发老者一样,此时他将碎片收进袖中,似笑非笑地看着聂银烛,唤道:“流萤小仙,你可让我们看了一出好戏啊。”

他语速缓慢,不疾不徐,明明站在聂银烛面前,声音却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的。

聂银烛立刻跪下,低眉认错:“流萤有罪,甘愿受罚。”

话音刚落,身子便被一缕清风扶起,不解地望向天尊。他不语,挥了挥拂尘,掸去了聂羽尸身上的血迹,狰狞的伤口也在慢慢愈合。

“这个孩童仙根颇深,因此孟章神君的精魂才选了他的身体啊。也正是因为如此,精魂出世也夺了他的一魂一魄,投胎转世怕是不可能了。”

聂银烛再次想要跪下,欲言罪责在她请还聂羽轮回的机会,刚一动身便觉腹心有阻力,不轻不重十分柔和,却让她只能站立。

“小友莫急,”天尊看向聂银烛,“你自觉逆天机命盘是罪过,但李浛生母愿用魂飞魄散不入轮回换儿子一日阳寿,这也不在命盘之内。一切皆自然,小友是顺应姜氏之举。更何况,你看,孟章神君的精魂不是应命盘所写出世了吗。”

天尊出言,聂银烛心中果然释然许多,只是聂羽……

一双手拍上了她的肩膀,秦艽示意其安下心来:“天尊已有决定,聂羽会被送去朱雀陵光神君殿上修养,待他补全一魂一魄便能入仙籍了。”

众仙腾云驾雾而来,又飘然而去。

没有预想中的任何刑罚,秦艽提到聂银烛困住他的五行阵法时也只颇有兴趣地说要回九重天找张天师讨教讨教。其实所有的一切从未脱离过九重天的掌控,聂银烛不过是其中一个无关紧要的插曲罢了。

当人间万物重获自由时,须臾间聂银烛已离开了鹿鸣谷。她孑然一身,没什么好怕的,聂羽被带走后,便更没有什么可以牵挂的了。

只是走了大概数个时辰,白绛的身影一直浮在心海中,他跪在地上无声痛哭的模样像苍耳不太尖锐的刺一般不时触碰着聂银烛。

舟渡江南,清波摇曳时,聂银烛展开聂羽留在竹屋里的信,他的字是白绛教的,清瘦却有力道。

“银烛姑姑,

???展信安。

???惊蛰以来,小羽隐隐感觉周遭的变化,白绛哥哥会不时地看着我出神,姑姑也是忧愁的模样。更大的变化是小羽开始看到不应该看到的生灵,总有声音说小羽是前朝遗孤。姑姑那日与一身赤黑色衣衫的姐姐在屋中谈话,小羽并未睡着,就伏在姑姑门前偷听,这才相信了那些生灵的话。

???被姑姑抚养十二年,小羽早就把姑姑当作了娘亲一样的家人。小羽自始至终都觉得自己是长安东市茶馆中的普通孩子,平日帮姑姑招呼客人,帮白绛哥哥磨墨。如果可以,小羽想一直这样下去。

???姑姑已经给了我一个最难忘的生辰,小羽很喜欢盛开的烟火。

???小羽甘心赴死,姑姑不要伤心难过,对于自己的身世,小羽不悔,不怨。

???如果遇到了煮汤的孟婆,一定要跟她炫耀,小羽有个做神仙的姑姑。

小羽”

船家见聂银烛点灯未眠,不由问道:“夜深了,姑娘还不睡啊。”

“这就睡了。”她将信纸叠好塞进行囊中,和衣躺下。

背后,长安的灯火辉煌与聂银烛渐行渐远,东市的茶香、茶客的谈笑和不正经的账房先生,还有那个清秀乖巧的端茶少年,一切都随着流动的水纹淡去。

她告别了聂银烛的人生。

又过了很多很多年,她在蜀中与青莲剑仙习剑术,剑仙不是真仙人,却颇有仙人风骨,剑术一流,文采更甚。

大汗淋漓后行在林荫道中,脚下突然被用力一扯,眼前昏幽一片,竟是厌竹生生把她拽进了冥府。

“着急忙慌的,可吓我一跳了。”聂银烛佯装委屈,朝厌竹努了努嘴。

厌竹依然不吃她这一套,一边引聂银烛前行一边话里直入正题:“跟我来,有个人想见你。”

这冥府里哪有人,明明都是……

厌竹的脚步停在了奈何桥头,孟婆是个和蔼的胖老太太,身旁永远是炉火正旺的浓汤,她总喜欢问那些即将投胎的鬼这汤口感如何,烫不烫口,味是不是重了。

但是轮回当口,往事皆忘,多数鬼是懵懂无措的,她这一碗汤究竟什么滋味,谁也说不准。

“喏,就是他。”厌竹指向投胎长队中的一个身影,“一直不愿喝汤,可把我们婆婆急坏了。”

聂银烛顺着看过去,正对上那鬼魂的双眼,再熟悉不过了,弹指六十年,看来他活得挺长。

走向聂银烛时,苍老的白绛一下子变作了当年的模样,做了鬼的他也依然令人刮目相看,居然能自如地转换自己的容貌和仪态。

“老板娘,”他摊开双臂,“你看我这么可怜了,多赠我三五年阳寿可好。”

一如初见的场景,只是奈何桥旁,他是即将转世的魂,她是长生不老的仙。

“何必太过执着,好好投胎不行吗。”聂银烛淡淡地答。

白绛敛了笑意,眼里有浓浓的哀伤:“辞官后,我颠沛流离间寻你一生,知你不凡,竟不知道其实是神仙隐匿于人间。”

聂银烛不去关注故事的后续,却总有人把话传到耳边。

当年,聂羽的尸身与聂银烛都突然不见,皇帝愠怒,白绛的官途从此波折难堪。他亦自知处境,第二年便卸甲辞官。

“我与你刻意相遇的七年前,陛下得天谕,十二岁之前不得伤李浛性命,他忌惮天威也忌惮小羽毛,才派了我……”

“别说了,”聂银烛打断他,“聂羽和聂银烛早都不在了,这些话你没必要说。”

时光于聂银烛而言太过漫长,曾经揪心的片段也在长河涛声中成为了无关痛痒。

六十年后,长安早变了模样,坐在龙椅上的人皇又是一张陌生的面庞。无人记得长安东市的茶馆,无人记得鹿鸣谷的翠色中发生过什么,史书对聂羽不书一笔,更别提聂银烛这个渺小的茶馆老板娘。

白绛低声笑起来:“是啊,我白绛也不在了呢。”

说罢便夺过孟婆手里热气腾腾的汤水一饮而尽。

“好辣啊!”他大叫一声,摔碗而去,声色如钟似要震塌奈何桥。

孟婆终于得到了一个具体的回答,但显然这个答案让她惊慌失措。

记忆模糊时,走在桥上的白绛转身,意味不明地看着聂银烛,数秒过后,他的眼神不再复杂,如初生婴孩一般朦胧。很快便被鬼差赶着上路了。

一入奈何,前尘俱忘。

“啧啧,有时我挺钦佩你的,无论是九重天人间还是冥府都能排出好戏来。”厌竹抱臂调侃。

是啊,不知道下一个百年,聂银烛又是什么身份,又将遇到什么人。

但是,这个故事,就讲到这里了。

小说《江都月尽浮世歌》 【唐都月】好辣的孟婆汤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亿信彩票网址多少 北京快3 鼎鑫彩票注册 大资本平台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平台 幸运时时彩 500彩票网 福建快3走势 小米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