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银汉无声

更新时间:2019-08-26 09:38:16

银汉无声 连载中

银汉无声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东邻女子分类:仙侠主角:始影琯朗

主角是始影琯朗的小说是《银汉无声》,本小说的作者是东邻女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百万年前共工和祝融争夺天下,共工失败怒触不周之山,导致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天地混乱不堪。混沌中有神女女娲发愿炼石补天、立四极之地!女娲大愿垂成之际却魂归天外,幸而有天神羲莙重塑仙界,开创天庭成为第一任天帝,立四极之王分掌北冥、南冥、昆仑、蓬莱,天地四极重回宁静。天地四极承平百万年后,天界忽然被一声巨响打破宁静,毁天灭地的伤痛过往似乎又将重新到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月十七,我的生日!

幸而昨日***生日宴无甚差错,奶奶看起来正是一位精神矍铄的不老寿星,若奶奶不满意,我今日在母亲灵前,必然不敢跟母亲说话了!

每一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在母亲灵前奉上鲜果,跟母亲说说话,也许是父亲笔下母亲的容颜太传神,我常常会感觉到母亲似在与我对话一般。

回想那年母亲临终,她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留着眼泪不停的喊“影儿……影儿……”

如果母亲还在的话,多好!

“始影!我的画呢?”

无瑕的声音闯进来,好烦,不就是几幅画嘛。

“哥哥也是北冥一份子,纨纨惹了祸,你不管也就罢了,也要付出点代价嘛!”

“今日若不是父亲有事,我才饶不了你!”

白了他一眼,无瑕神色犹自忿忿然——反正他也不会发脾气,我也懒得理他。

“妹妹,这样可不端庄!”

母亲殁后,这句话便被无瑕承包了!

“那又如何?”

我轻快的转身出门去,无瑕一如往常,眼中有一丝无奈,还是周到的为我披上了云水蓝的貉子毛大氅!

无极宫后是一片广袤的万丈寒冰,连接陆地和深海,宫人一直称其为“瀚海”。就在无极宫后面不到十里处,有一座依一眼温泉而建的地宫,因温泉水色泽如玉,又称“玉泉”!前两年无瑕带了一棵幽灵花种培在那里,令人日夜看守着。

地宫有百丈之深,却并不大,一个宽敞的空间里,从冰层底下缓缓流出一丝——真的是极细如丝——细细的泉水到一个莲花状的由整块碧色寒玉雕成的池里,池旁有一个供打坐的莲台,屋顶和地下寒冰皆凝炼得结实如玉,不过无甚其他雕饰。

不过这里比外头暖和,除了我的房间外,这里应是北冥最温暖的地方了。

父亲早已在地宫之内,一身家常羽缎玄衣,满脸的亲切:

“今日是你五千岁的生日,为父一直都记得的。这么多年你管理无极宫,难为你了。”

北冥地域辽阔,除了广阔的陆地,还有三万里海域,不论陆上海中,都有众多部族,陆上有得到成仙位列仙班的灵丘族(雪狐族)、陶丘族(雪狼族)、北山族(金豹族)等数个族群,还有一些未曾得道的妖族,自然也有一些愚顽的走兽飞禽族;海中也一样,有仙族、妖族和普通动物族属。父亲和哥哥两人分工协作依旧终年忙碌,我除了管理无极宫,也帮不了他们其他的了。

父亲拿出一颗血红的珠子道:“这颗云影珠,是无瑕在群玉山找到的混元石炼就的,这珠子虽经过锻炼,却野性未除,我已经封住了它的大部分的神力。你先吞下,等她适应了你的身体,会对你的仙力生长有帮助。”

仙力?我还能再有吗?我有点疑惑。这云影珠似红玉一般,光线衬托之下竟幻化出云蒸霞蔚的光芒!父亲眼神中皆是鼓励和期待,唔,让父亲高兴也是可以的!便谢了父亲将珠子吞下,霎时五内俱暖。

我因没有仙力抵御北冥极寒,父母请了织工将天鹅絨羽和玉蚕丝纺织成纱,再织成薄如蝉翼的羽衣,穿上四五层方才暖和了,幸而衣料极软厚轻密,不仅不显臃肿,走动起来反而如流云般灵动飘然,我也甚是喜欢。虽然这里暖和,然而刚从外面进来,即便身披大氅身体尚冷,这云影珠却立刻让我觉得温暖适意!

唔,即便不能恢复仙力,暖暖身子也是好的呢。

父亲眼睛不眨的瞧着我,见我容色无异,才放了心,又指着莲花池中一个玉函道:

“这里有一颗幽灵花种,我现在告诉给你讲讲它的来历。”

父亲的脸上忽现一丝愁绪,低了头长叹一声,仿佛有无限过往要去回忆,语调缓慢沉重。

“你生下来就没有仙力,我和你母亲曾想尽办法给你渡仙力,然而你的身体仿佛是个无底洞,任何仙力都会被化得无影无踪。你母亲常常自责是因为她怀着你的时候还曾练功御敌才导致你出了问题。”

依稀记得自幼父母便带着我寻医问药,不甚其苦,故而长大后,我一点也不想出门了。

父亲顿了一顿,眼中现出无比的落寞哀伤。

“我曾因此事请教灵玄老君,老君说,幸而我北冥公主都有一项奇能,便是用鲜血和仙力养育一株属于自己的花儿。因你与别人不同,这幽灵花须得北冥王族血脉之血共同养育。你母亲知道你有救,访求万里,在弱水之上的凤麟洲找到了这颗上古幽灵花种,一直放在北冥的至高点太极台上吸取天地灵气。本来还要等流纨成年,才算是聚集王族血脉,只是她还这么小。然而灵玄老君说你五千岁时会有出尘之事,所以我和你哥哥已用鲜血养育了两年,现在加上你一起每一旬一次以鲜血养着,以防万一。”

我出生就是个异数,年幼之时父母便对我督责甚严,对我文字武功的教导不亚于无瑕。每个晚上母亲还会坐在我的床前给我讲众仙的故事,她告诉我,每一个顶天立地的神仙,都曾历经无数劫难,让年幼的我对历劫充满了向往。母亲又神秘的告诉我,仙族人人历劫都是长大了才开始,我却是一出生就开始历劫,因而比众仙都强,更是让我小小的心里无比自豪!……

好想母亲啊!母亲临终看着我如此的不舍、自责和痛苦,母亲连流纨都没来得及抱一抱,就哀伤的离去了……若说我们三兄妹中,最得宠的是流纨,可是我却是他们最怜惜的。

长大后我虽渐渐明白我是真的与众不同,却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缺陷,何况六百岁时父母就将北冥最神速的一只鲲鹏灵儿给了我,有了它我可以在天地间任意翱翔,也能在北冥深海畅行无阻。除了不能如父母一般成为战神,我和其他小仙女并无两样呢。

这么多年了,父亲和无瑕竟还没有放弃希望!

无瑕拿出短剑,父王用剑刺破我们三人的手指,将鲜血滴在种子上。

…………

每日间的闲暇除了练功、看着纨纨不让她到处乱跑外,便是照管我的雕像,离徽果然给我带来一些典籍,有些地方补上了,可是关键的部分却还是缺失。很奇怪,天庭竟然也没有完整的史籍。

无奈的坐在女娲娘娘的雕塑旁发呆,不免要叹一声:

“女娲娘娘你到底去了哪里”!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道:“女娲娘娘神归天界,魂归天外了。”

一回头,却是白衣玉冠的琯朗!

神龙见首不见尾啊这个人!

“今日特来拜访,朱先生说公主在这里!”

琯朗嘴角微微一动,浅浅一笑,那一笑之中竟有些腼腆。

一个侍卫站在旁边,我摆摆手让他退下了。他竟先循例持帖登门,见了长史官朱舜,这样特意说明倒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岔开话题。

“神归仙界,魂归天外,这是什么意思?”

琯朗看了我一眼,却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说:“你很奇怪!”

“我如何奇怪了?”

咦,我竟没有继续追问,我果然还是喜欢自己多一点。唔,难道是我心底很在意他对我的看法?

“你以一己之力做了这天下没有人做的事,不是很奇怪吗?”

他说的是我的雕塑吧,为此也的确是也花了大心思的。综合各种典籍,将仙族历史一个世代一个世代的理清线索,截取最完整可信的连缀在一起。还要将每个人的性格特征,从书中揣摩出来细细描绘了,再指点工匠们雕刻。唔,不过恐怕也只有我这样一个没有仙力不能四处奔忙宴饮的人,才有空做这些事了。

只听他说道:“仅此一事,公主便已胜过仙界众生,令人心生敬佩!”

虽然这话听着很舒心,他这是在恭维我?唔,听到他的恭维,心里也是很高兴的!我会不会把心思表现的太明显?嗯,貌似并没有冲着他傻笑!

“哦,上一次你也来了我的雕刻群,你来这里做什么?”

琯朗幽幽叹道:“在这里,也许能洞穿古今。”

“洞穿古今是为了什么?”

“你雕刻出来又是为了什么?况且史籍语焉不详整个仙界都没人计较,你又何必孜孜以求?”

我竟被他问住!

到底为什么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离徽说我心怀天下,也许有一些吧。然而天下似乎与我无关啊,也只好自嘲的笑一笑。

“史籍没有的地方暂且不说,可惜你的雕塑还有许多错漏之处。”

我花了那么多心血,他竟然说我错漏甚多!!!我很是不服气,但是也怕自己弄错了,又想知道又没好气的问他:

“哪里错了?”

琯朗一笑,眼中有一丝光芒微闪,哎,他又笑!

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一边顺说着让人抓狂的话,另一边又摆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姿色,叫人怒也怒不得!哼,这不是欺负人么?

“你极少离开北冥,也极少在天地四极游历吧?”

我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不等我问,他又开始回答我了,可恶!

“其实看看你的雕塑就知道了,因为发生在昆仑、南冥、蓬莱、中土之事,你的雕塑就要单调得多,除了人物之外,背景鲜少,只能说明你没去过,并不知其山川地势、水纹环境。”

被他说中了!母亲不在之后,奶奶不方便时,我才代表北冥女眷参加四极宴饮,然而除了有限的几次无可推脱的寿宴婚礼之外,我竟然没有离开过北冥!无瑕多次要带我出门,只是跟他出门哪里能有清静之处,我都不敢随他去。更何况我都不喜欢出门呢,此刻才觉得遗憾,心里微微一叹!

“这天下我这几年也跑了几千个圈儿了,我来指点你如何?”

这倒是甚好,也不能让他白看了我冰雕对吧!琯朗领我到后羿射日雕塑前侃侃而谈——咦,他对我的雕塑似乎熟得很!

“后羿射日之地,在中土西华山,山间多生长白皮松,树高千丈气势磅礴,白皮松因树干白皮而有斑驳的花纹,与其他松树颇为不同,若是在后羿身后雕刻几株白皮松,就更应景了。而落日之地则在东方,东方有扶桑树,两两相扶,其叶类桑,其冠却类垂云,枝上有红黄白三色花,大如芍药,形如木樨……”

我拿出随身的纸笔一一绘下,然而画笔始终描绘不出,竟至于搁笔。

琯朗略顿一顿,微笑的眼中透出一丝期待的光:“身临其境,方能得其幽微。始影公主恐怕要不辞奔波了。”

我有些挫败感,雕塑大工程早已完成,除了缺失的部分无法补足,我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将已完成的雕琢得更精细。然而……

“蓬莱的纨兰此时正当季,花开如海幽香袭人,我正要去游赏,始影公主可有兴趣同去蓬莱?也算是弥补我对上次失礼的歉意。”

琯朗身在天界,若真如他所说游览天下,怎么会不被人知?无瑕也是在奶奶生日那天才第一次知道有琯朗这个人,看来他真的有避开众人的本事。如若不然,他神姿清朗还胜无瑕一筹,额,半分,半分而已!何以从未听闻仙界公主们提起过?

扶桑树,我从未见过,就算沧海桑田,却也还是有一些遗迹存在的,一切可能的信息我都不能错过!纨兰,我也没见过,花儿的清香,我也从未曾细细体会!听他这么一说,真的好想去看看!可是心中好生纠结……琯朗神色如此真诚,眼眸中的澄澈宁静让人觉得安心!心一横,也罢,就算为了我的雕塑吧。

“恩,那我要想一想哪天去比较合适!”

我极少出远门,何况是跟着一个陌生男子?呀,我心里竟真有点想随他去,嘿,我这是怎么了?

“早一日去早一日解惑,为何要等待呢?”

琯朗到底长的什么脑子,怎么我的心思他都知道!!

我迟疑着点点头,待要呼唤我的灵儿,琯朗却拦道:“你的鲲鹏虽神速,却太招摇了。”

他忽然向我一揖,道声得罪,便将手扶住我的腰,瞬间我已身在层云之中。

一向不喜欢与人有身体接触,就连流纨我都不怎么抱她,自她能开始走路,任凭她百般撒娇,我也难得抱她一次。可此时被一个陌生男子这样搂着真是万般不适,心里怦怦直跳,脸上还得是一番无动于衷的模样,真是呼吸也不敢、略动一动也不敢,只期待早点到蓬莱,可是越期待,时间仿佛越慢!

好容易到了蓬莱,终于悄悄舒了一口气!

我虽曾踏足却从未领略过蓬莱景致,听闻蓬莱仙境风光冠绝四极,琯朗落脚之处,恰在一片山野中,前面是巨木扶桑,远远望去巍峨直立于海上;近前纨兰点缀半山的缤纷,形如兰花却比书上所绘兰花略大。山间蓊蓊翠翠,阳光正好,世间真有这样的美景,可令人忘却尘俗悠游天外!我竟被这风光吸引,看了半日方才拿出随身带的纸笔来着力描绘。

等我满意的合上画儿,才惊觉身边不远处的山坡上有许多人在掐纨兰,可是她们好像也没有看到我,我也听不到她们的声音。琯朗呢?四周张望一下,在我身后不远处,他正坐在一棵树下,意气闲逸,傍若无人!一张脸上还荡漾着无可救药的浅笑!!

前面人群里有蓬莱公主云襄,正要提醒他,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道:

“画完了吗?天已将晚,可以回了!”

啊,竟这么晚了吗?不知不觉已耽搁了好几个时辰,确实该走了。

“额,我们不去跟主人打个招呼?”

“不必,她们也没看见我们!”

我们!忽然惊觉自己有点享受这样两个人的独处。

可是琯朗怎么这么肯定她们没看见?看她们的样子明明在嬉闹,我却听不见一点声音,难道是琯朗用了什么法子将我们隔绝了?只听闻仙界能隔绝人间的,没听说仙界还有能互相隔绝的法术啊!难怪他能游遍仙界四极不被人所知!忽然想到难不成他也曾这样来过北冥而我不知道?

心中隐隐有一丝疑虑,仿佛还有什么事儿,却又想不起来!

默然回到北冥,向琯朗一礼我便要转身。

琯朗拉住我,触目之处是一泓深不见底的眼眸:

“始影,有件事要请你原谅……我的确独自来过北冥多次,包括那天你奶奶生日,我其实并没有打算现身的。”

难怪他对我的雕塑如此熟悉,可是他来干什么?还是悄悄的来!

“你怎么能?!”

“我从不窥探仙族隐私,无论何时去往何地都是避开仙族之人的,我也不是在为天帝或者别的什么人办事。至于为什么,我以后再告诉你!那天我到北冥本来是想直接到雕塑群的,却不防有一头狥猊兽忽然飞来挡了我一下,便落在了园子里,未曾预料遇见了你,更未料到你竟发现了我,所以才现身相见。”

琯朗太聪明了,他不是为天帝来监视我们,又是为了什么呢?那天奶奶生日,仙界携坐骑而来者甚多,有兽禽未归位也是有可能!

“我并不想骗你,我……请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他焦急的眼神中透着炽热和坦诚,他若真要瞒着我,也不必在我面前展现他的能力的,我还能生气吗?刹那间只觉得自己无限的委屈。一个不过见了两次面的人,我心中竟然想要信他,我到底是傻还是痴?……一时间搞不清自己对他是生气还是失望、是无奈还是伤感。

“你走吧……”

“始影……”

我转了身子,心里一团乱,我要理一理!

还要想一想,要不要禀告父亲。

小说《银汉无声》 二 初游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古代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快三投注 黑龙江快乐十分 安徽快3走势 鼎鑫彩票注册 小米彩票网址多少 小米彩票投注 北京两步彩 小米彩票开奖 青海福彩网